致青春:我和你相爱传奇里

    一.

    心儿,你还记得吗?我曾多次抚摸着你光秃秃的头颅,对你说:待到你长发及腰时,我会娶你。然而,三年后的今天,我不得不悄然离开你。今夜,当我坐上北上的火车时,我泪流满面。

    二.

    三年前,我们是在新天地网吧初次相遇,我们一起玩传奇122区。我对你最初的印象特别糟糕,说你刁蛮任性,野蛮狡黠也不为过。明明是你撞坏我的键盘,你非要蛮横不讲理的拉着我不放,嚷着让我给你道歉。那时的你,穿着一袭奶白色的碎花连衣裙,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,俏美而清雅。你的言语举止却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。你知道吗,当时的我很恼火,加上心情特别糟糕,心里曾狠恶地想,若你不是女孩子,我非得把你揍上一顿不可。

    当时,你不可理喻的,也蛮横不讲理,小嘴劈哩啪拉的数落我,大有顛倒是非,翻转阴阳之功效,时而嚷嚷要叫保安,时而用手指戳着我,一副不打倒流氓恶霸,誓不善罢甘休的模样。我特别恼怒,然而在你彪悍的慑服力之下,我做出了种种比割地赔款还耻辱的承诺,才得以挣脱你的魔爪。我自以为从此不会和你再任何交集,谁知神差鬼使的,两天后,你我竟然是住进了同一个病房,我们的身体都住着一个叫着癌症的魔鬼。在我开始治疗的那两个多心,让我意料不到的是,你竟然是一个比魔鬼更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 犹记得,半夜里,我从恶梦中醒来后,突然从窗外依稀的灯光映射下,看到了病床边有一个披头散发露出腥红舌头的女鬼,我头皮一硬,吓得鸡皮疙瘩悚立,嗖的一声直冲门口外奔去。然而,当我在护士的陪伴下,再次回到病房,你却装作一副睡眼惺忪似乎被吵醒的样子,背对着护士却对我做起鬼脸。那刻我才明白刚才一切都是你的恶作剧。

    我的恶梦终于全面开始了。

    有时候,早上起床时,被窝里突然出现一条栩栩如生的高仿蛇。或者,我上个厕所回来后,我的枕头上忽然栖息着几只你从中药房里偷来的全蝎。甚至你摸过护士的屁股后,睁大眼,装着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,对着护士指证我是淫贼,大肆宣扬。

    此类种种,数不胜数。因此,我唯有对你敬而远之。

    可惜的是,我始终无法逃脱你的魔爪,终究是屈服在你淫威之下。陪你大半夜躲开护士从病房中溜出去,沿着大街小巷吃小吃喝啤酒,或爬到白云山山顶去看日出,跑到麓景湖去偷小艇划到湖中央去钓鱼。若我不从,你每一天都有新的方式胁迫我就范。比如昨天那个满脸青春痘的胖护士收到了我的情书,今天搞卫生的阿姨会发现在我换洗下来的衣服中藏有避孕套,明天护士在叠被子换床单时会突然抖出一本黄色的小人书。

    不可否认,认识你之后,我每一天枯燥乏味,一潭死水般的生活中开始屡屡出现惊悚。

    渐渐地,我不由自主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你胡扯捣乱的生活方式。若是一天下来,没有出现以上的这些情况,反而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。

    逐渐的,我们的相处似乎变得更加的融洽,我们形影不离,每天胡扯海侃,我们都忘却了我们都是个重病患者,我们都淡忘了内心隐藏着那份巨大的恐慌。你拉着我去了敬老院,陪一大群的老人们打屁吹牛,逗得他们笑得合不拢嘴。你扯着我去儿童福利院,陪着你教小孩子们画画唱歌跳舞。我静静地看着你,仿佛看到一片灿烂温熙的阳光。

    三.

    时间悄然地溜走,宛如一个个色彩斑斓的泡泡,总会嘎然消失。

    两个多心后,我将要出院了。被医生告知的那一刻,我欣喜之下毫无缘由的,内心仿佛有一种失落。那失落宛若抓住了林叶隙间的一缕心色,在松开手的瞬间,,一下子愰然不见,内心充满幽伤与失落。那一夜,我失眠了。我面朝着你躺着,默默的看了你一夜。睡梦中的你是那么的静谧与安祥。苍白的脸庞是那么的憔悴,眉头紧皱,牙齿微咬着干涩的嘴唇。那一刹那间,我彻底地心疼了。

    我轻轻地从你的枕头下抽出你的日记本,对着窗外的灯光慢慢的看了起来:

    20**年8心23日,星期*,多云

    今天是我的生日,妈妈离开二十七天了,抛下爸爸和我走了,一去不回。

    面对着我高昂的治疗费用,家里债台高筑,爸爸一筹莫展,连头发也愁白了,上午背着我偷偷地哭了很多回。

    我很想对爸爸说,爸爸,我们放弃吧。可是每次我看见爸爸那殷切期望的目光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很清楚的知道,我已经成为爸爸的唯一,没有之一。

    上次我去了郭姑姑那里拿药,郭姑姑给爸爸当了说客,劝我早点做治疗。期间,我们还聊到一个男孩子,郭姨说他比我大三岁,得了和我一样的病,准备从市郊医院转过来,情况比我严重多,但心态非常好,很积极配合治疗。我很好奇,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,彼此作作对比,再决定是否值得继续治疗。但郭姑姑说病人的资料得保密,以此理由拒绝我。

    今天下午我终于见到那个男孩子,他长得挺秀气的,笑得很纯净。心地与脾气挺好的。我不小心撞坏他的平板,他竟然没生气,还没有让我赔。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恶作剧的念头,作弄了他一番之后,还让他请吃饭赔礼道歉。天阿,他居然也答应。他到底是不是地球上的人类呀?

    哎,或者是人到绝境,什么事都不在乎了,心哀莫大于死吧。

    不,我得坚强起来。爸爸,我不能让你为我奔波操劳的同时,再为我颓废消极担心。我爱你,爸爸。


    20**年10月31日,星期天,晴

    今天医生说他要出院了,我替他感到高兴。同时,我内心也充满希望。

    这个傻家伙,我真佩服他,傻得很可爱,傻得真是够愣的,不过他人真的很好,我天天故意作弄他,他都没有生气,还天天陪着我疯,好怀念这样的日子。不过也好,他出院了,我就不用再装成一个刁钻古怪的女人。哼哼,这个死家伙,开始还以为他对着窗口发呆,以为他想不开;要不,本小姐才懒得掏空心里想些歪心思捉弄他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把本小姐淑女的形象全毁了,真是倒霉到了姥姥家。臭家伙,你要赔偿本小姐的美好形象。

    好舍不得这个臭家伙,剩下的日子没有他来让我捉弄,真是好无趣阿。若他能留下来陪本小姐多好,呸呸呸,该死的坏心思,狗嘴吐不出象牙,臭家伙都好了,我千万别咀咒他。嘻嘻,他会不会舍不得我呢。

    哎哎哎,最好我明天醒来时,他已经走了。看不见分别的场面,或许我就不用太难过。

    一篇又一篇的日记,我一页一页地翻,一字一字的仔细看;我忽然全懂了。

    你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,深藏着内心的痛苦,用欢笑来面对生活,把爱心付与别人,真是傻丫头。

    四.
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,去郭主任办公室一趟,听了一番她对于我的病情的讲述,以及一些病人心态该如何调节和安慰的言语,我心里满是苦涩。虽然结果我早已意料到了,但是始终是难于接受。抹了一把眼泪,我深呼吸几下快步走回病房,收拾好行李,我坐在床边。目光装作毫无目的四处转来转去,下意识的往你看去,你依旧没有醒来。却见另一张病床上的老爷子一副笑咪咪的样子正朝着我眨眼,目光有些意味深长。我忽然脸红心跳得慌。

    我蓦然地站起来,走到你的床前,压抑下紧张的情绪,一把拉了拉你的被子,捏着你的鼻子,轻声地说:懒虫,快起床;太阳晒屁股了。

    你立刻倦曲着身子,拼命地用被子蒙着脸,我蹲下去轻轻地把被子拉开,便看见你满脸的泪水。我细声地对着你说:傻丫头,我要走了。

    你嗯了一声,伸出冰凉的小手,在我的耳朵上扯了扯,又猛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 我抚摸着你的光秃的头颅,沉默了半晌,坚定的说:好好照顾自己,我会常来看你。待你长发及腰时,我要娶你。

    你愣了愣,看着我半天不吭声,然后才狠狠的点了点头,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:等我。咱们拉勾,好不好?

    我笑了笑,用力捏了捏你的鼻头,看着你皱着鼻子撅着嘴巴,一副梨花带雨,楚楚动人的样子,我闪电般的在你唇上一吻,长笑一声,拧起行李包扬长而去。

    走出门口老远,还依然能听到里面传来那一阵大喊:死流氓,敢吃老娘的豆腐,你等着,看老娘如何收拾你这坏家伙。

    心里忽然一暖,窗外阳光灿烂的,迎着阳光我大步地向前迈出。

    五.

    对于恋爱中的情侣来说,时光总是短暂的。

    从我们网吧相识到相爱,从你生病住院到完全康复,从你光秃的头颅到长出一头乌黑的长发,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三年。在你出院的半年后,我们背起包袱,四处去散心旅行。从万里雪飘的长城到如炎焰的天涯海角,从长河落日圆的草原到奔腾豪迈的黄河,从绝胜柳烟的千年古都到仟侬秀丽的江南,从山清水媚的桂林到异族风情的丽江,一路风尘,一路欢笑。

    我见过你策马奔驰的巾帼风姿,你看到我笨拙踉跄摔跤然后畏马如虎的胆怯。我见过你水中扑腾似鸭子般的劣迹,你看见我若游鱼邀漾的灵敏。我看见你山峰之巅迎着夕阳的妩媚,你见过我划舟不前迂回打转,舟翻落水的狼狈 。

    我们相依相偎,一起度过朝阳初升,露珠晶莹剔透的早晨;一起顶中午的炎热,在海边捡着贝壳,抓着小蟹;一起在冰凉的夜里,燃着煹火,说着情话。

    人生是一阙残缺的词曲,因你,我弹奏出清悦的梵音。人生虽短,我已无憾。

    夜色如水,圆心皎洁。看着怀中熟睡的你,我愰然似梦。湘江的水波光滟丽,微微泛动;远处群山层叠,苍翠如簇。

    嗅着你发丝的芬芳,感受着你发丝的细腻柔软。我不由地叹了一口气。你的长发已然快要及腰,我知道,眼下已是该到我离开的时候了。

    这一趟的旅行,我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,到了油尽灯灭的时刻。

    其实,这三年来,我一直隐瞒着你。当初我并非是康复才出院,而是我已经没有痊愈的可能。三年了,这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惠,让我创造一个奇迹,多活三年。

    傻丫头,我要走了。当初我们相遇在游戏里,你给我一片阳光,我只能还你一缕希望。这一段旅程,非常可惜,我已经没有陪你继续走下去的力量。

    六.

    在北上的火车上,我躲在厕所里抽着烟,烟雾缭绕中,脑间突然一阵绞痛,眼前一片漆黑,我一下子向前栽倒…

    晕迷之前,耳边依稀听见不知谁家的小孩,正在车厢内,用稚嫩的嗓音朗诵着一首不知名的诗:

    我时常快乐的想象,

    也许希望是个调皮的小孩;

    让我在某个阴暗的角落

    才与温熙的阳光不期而遇!

其它

超级变态传奇sf 新开超变态传奇网站 最新变态传奇私服 65535J超变传奇发布网 Copyright 2009-2016